来源: 来源编辑: 来源时间:2019-06-12 09:53:49编辑人:  发布时间:2019-06-12 09:53:49 浏览次数:

学问经济| 学问事业与学问产业融通 的多层路径(上)

  王永 白镓铭

  [编辑概况]王永,中国传媒大学文法学部中文系副教授、副系主任,硕士生导师;白镓铭,中国传媒大学文法学部2016级硕士研究生。

  导语

  “十三五”规划建议全文提出,到2020年要实现“公共学问服务体系基本建成,学问产业成为国民经济支柱性产业,中华学问影响持续扩大” 的学问发展目标。学问事业与学问产业 的融通,从官员和学者 的视角看,自然是一个宏观 的学问战略;而从业界和实体 的视角,看到 的又是微观 的学问实例。此前 的讨论所欠缺 的,恰恰是微观与宏观 的统观,故而本文将微观个体与宏观全局做了一个层级式 的对应和梳理,希翼读者能在此基础上看到更为复杂 的融通关系。

  一、学问作品与学问产品 的融通

  一首诗、一幅画、一首音乐、一出戏剧、一处雕塑等等,都是学问最小 的有形细胞——尽管这个细胞还有无形 的“灵魂”和潜藏 的“基因”。但是,从学问事业与学问产业辩证关系中析出“作品”与“产品”二元视点,对大家认识这些微观 的学问细胞具有极大 的启发作用。

  (一)功利目 的:区别作品与产品属性 的核心标准

  理论上说,无功利是精神劳动 的最高境界,但就社会层面而言,或显或隐 的功利目 的才是建设和发展 的动因。是服务于公众建设,还是服务于个体拓展?学问文本总是会带上或被附加某种倾向 的功利目 的。对前者大家可以姑且称之为“学问作品”,而将后者称之为“学问产品”。一部学术专著 的本质属性就是学问作品,而一部畅销书 的本质属性就是学问产品,尽管二者在某种条件下会相互转化甚至难分彼此。学术畅销书也并非一定是事业和产业“双赢” 的代表,也可能是“双败” 的结局,评论一个学问对象 的价值,一定要从文本 的本质属性出发。

  传承与引领是学问作品 的本质,而迎合与渗透是学问产品 的本性;权力对学问作品 的驱动力明显,资本对学问产品 的推动力强大。判断一个学问行为 的原则并不在于其功利目 的 的强弱,而在于其背后依托 的权力与资本 的导向是否具有先进性。传统和民间是正确权力导向 的渊薮,而伦理和法律是错误资本导向 的底限。

  (二)创造机制:连接作品与产品关系 的清晰链条

  人类最伟大 的精神创造,往往都是在自我与作品 的封闭对话空间中完成 的。那些著名 的宗教家、文学家、艺术家,往往都经历过与世隔绝 的精神锻造阶段。那是一个崇高 的、单纯 的,而又寂寞 的、孤独 的灵感世界,创造者不管是贫寒还是富贵,对于现实 的逃避和超然却是一致 的。但是,实现了社会价值 的学问作品却不可能完全与经济生活没有联系。商业资本对学问作品 的搜索和阐释,最终使编辑成了偶像,作品成了财富,遗作成了遗产。

  与精神领域 的自我实现不同,大众学问语境下 的学问产品,是在浓重 的商业色彩下孕育而出 的。这种学问产品 的创造基础是对人类精神共性 的体察和服务。如果说学问作品是在深度上以精神个性 的创造启迪观赏者对精神共性 的认知,那么学问产品就是在广度上以精神共性 的迎合培育参与者对精神个性 的发掘。产业运作加速了产品与用户 的对接速度,但也带来了学问服务 的自我贬值,大众在对多元学问产品 的便捷接触中选择和沉淀着另一向路 的学问经典,但是很显然,受众此类“经典作品” 的价值认知,十分依赖于作品学问语境 的还原。

  (三)传播助力:沟通作品与产品价值 的有效桥梁

  如前所述,学问作品 的属性和机制决定了其“自我传播”(人内传播) 的封闭性和持久耐力;而学问产品 的属性和机制却决定了其“自媒传播” 的开放性和迭代压力。二者有三种共享 的传播助力。

  1. 媒介(载体、手段、渠道)

  精神文本必定需要一定 的物质载体,哪怕是口传学问和行为学问,“声音”和“动作”也需要在赋形中记录和传播。杰出 的智慧实践常常是结合着当时 的流行形态和主流媒介 的,智慧 的媒介赋形过程对思想者或是文艺家而言,往往是不期然 的。媒介变革 的探索一般不由他们来完成,但文明火种 的传递却在媒介发展中前行。因此,选择媒介方式和寻求媒介助力,是学问作品生死攸关 的重要问题。直观来说,有价值 的学问产品很可能会因传播媒介 的调整而大放异彩。

  2. 媒体(传播机构、传播组织)

  与单纯、抽象 的物质层面或人际层面 的媒介不同,媒体是一个具有独立价值判断和行为组合 的传播综合体。作为独立于“作品”和“产品” 的“第三方势力”,媒体有自己 的思想和情感,完全有力量提升作品和产品 的传播度。从线性 的维度看,媒体决定了一部作品 的生死;从平面 的维度看,媒体决定了一个产品 的显晦。当代社会,学问作品和学问产品正在媒体融合 的潮流中紧密交融。

  3. 口碑(学术界和消费者)

  对于一部学问作品或一个学问产品价值 的裁定,最有参考价值 的应该是学术界或消费群体 的意见。学问事业和学问产业要融通,前提就是学者与公众在思想层面上 的沟通和共鸣。

  在社会主义国家,学者受到政府意志 的影响较深,而在资本主义国家,学者受到财团 的左右也较多。消费意义上 的公众,对学问作品或产品 的评判也不客观,个人体验 的非理性因素占据了较高 的地位。因此,从国民教化到精英培育,必须建立起足以与学问发展相配套 的教育机制,学问事业和学问产业才能保持稳定和健康 的发展态势。

  总之,学问是一个自上而下 的行为,因此微观 的学问元素和细胞最容易受到忽视,自觉和自律 的动力也较差,但是,微观 的改变恰是宏观工作 的最终目 的,不容忽视。

  二、学问资源与学问创意 的融通

  衣、食、住、行是基本 的生活条件,婚恋、节庆、戏曲、歌舞是通常 的生活情趣,琴、棋、书、画是高端 的生活享受,这些都构成大家 的日常学问。换一个立足点来看,这些又都是大家生生不息 的学问资源,给大家源源不断 的学问创意。大家可以从时间、空间、人际三个维度来研究它们与学问事业和学问产业 的关联,观察三个维度上 的彼此融通。

  (一)时间维度:传统与当下互相诠释 的参照对象

  历经时间考验 的学问经典或学问遗产,包含着最本质 的学问基因,与之相比,大家 的当代学问总是显得仓促和盲目。除了几次来自权力意志 的学问浩劫外,中华民族一向十分珍视自己 的传统。就当前来说,一方面是古籍校勘、研究、出版、数字化等工作如火如荼,另一方面是儒藏、道藏、子藏等学问经典整理工程 的陆续展开。这虽是学术界做出 的贡献,但与学问管理部门 的支撑密不可分。

  但是以影视、音乐、动漫等为龙头 的学问创意产业与学问资源整理研究 的结合并不主动,学问事业部门 的管理者只负责意识形态和风俗教化层面 的监管,而对学术人痛心疾首 的“误读”甚或“硬伤”并不在意。大家看到过因收视率或刺激度导致 的“回炉”,但却并未见过因违背基本历史规律和学术常识导致 的重新剪辑。这是学问产业对学问事业 的偏颇回应,应该进行调整。

  当然,在面对传统与当下这对时间上 的辩证关系时,大家一定要强调 的是传统对当下 的意义,因为大家生活在当下,并且一切学问史都是当下理解和掌握 的历史。只是大家必须关注和敬重传统,传统如果不能以独立客体 的方式真正参与当下,对当下 的参照意义就不存在,学问建设也就成了无源之水。

  (二)空间维度:边缘与中心彼此守望 的心象格局

  20世纪80年代以来,学问部等部门分别通过“中国民族民间文艺集成志书”“学问信息资源共享工程”“中国民族学问保护工程”“中国非物质学问遗产保护工程”等大型项目推进学问资源 的搜集、记录、传播工作。大家对这些资源进行 的保护工作无疑是事业属性,但是就这些资源本身而言,在它们风行 的时刻,其实正是以产业 的形式存在 的。

  与经典学问 的线性传承不同,这些工程是时空二维结合 的产物,而尤其重视空间 的布局意味。从时间 的角度看,它们本身必定是流行学问甚至是主流学问,然后才被边缘化 的,而现在,失去了当时 的要素配置,想要重新恢复其焦点地位,难乎其难。从空间 的角度看,很多资源存在于民间、边疆及少数族群聚居区域。毫无疑问,它们处在政治、经济空间 的边缘。但这些资源又往往源自宗教、政权以及民间资本 的核心,对于大家理解时尚 的产业运作和产业走向极富经验价值。

  空间意义上 的边缘以学问 的方式回顾远古,体验着历史和宇宙意义上 的中心感;而空间意义上 的中心却以学问 的方式遥望边疆,在都市中尽力想象、寻找和描绘着山水田园。一个直观 的例子就是大城市 的地产广告,无论是名字还是内容,绝大部分都无疑号召着空间秩序边缘和村落体验。

  (三)人际维度:个体与族群网络共生 的分享内容

除了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