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 来源编辑: 来源时间:2019-06-12 09:53:49编辑人:  发布时间:2019-06-12 09:53:49 浏览次数:

学问传承| 孟子民本思想 的当代意义(下)


罗安宪

  [编辑概况]罗安宪,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副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人民大学孔子研究院秘书长,主要研究领域为道家哲学、先秦哲学、魏晋玄学。

导语

  儒家学说常被称为孔孟之道,由此可以看出孟子在整个儒家思想发展史和儒家学派中 的地位。虽然孟子和孔子有并驾齐驱之势,但他们 的思想是有差异 的。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罗安宪教授在本文中主要讲述了孟子 的民本思想。

  一、孟子民本思想 的内容

  1. 得民者得天下

  孟子从历史事件中,从一个王朝灭亡、另一个王朝兴起 的历史大格局中汲取经验教训。在孟子看来:“桀纣之失天下也,失其民也。失其民者,失其心也。”(《孟子·离娄上》)夏朝之所以灭亡、商朝之所以灭亡,原因就在于失去民心,失去民心就失去了民,失去了民就失去了天下。所以,得民者得天下,失民者失天下。“得天下有道:得其民,斯得天下矣。得其民有道:得其心,斯得民矣。得其心有道:所欲与之聚之,所恶勿施尔也。”(同上)要得天下,就得要得民;要得民,就得要得民心;要得民心,就要做民众喜欢 的事,而不能做民众不喜欢做 的事。统治阶级不能无视民众 的利益,不能无视民众 的喜乐与疾苦,统治阶级不能任意作为,更不能胡作非为。否则,必将失去民心。而失去民心,就会失民;失民,就会失天下,就会改朝换代。在孟子看来,民众 的利益并不是难于满足 的。“民之归仁也,犹水之就下、兽之走圹也。”(同上)意思是说,只要统治者真正关注民众疾苦,关心民众利益,民众一定会感受到,民众一定会拥戴仁爱 的君主。


 

  2. 乐民之乐,忧民之忧

  《孟子》一书一开始就提到梁惠王。梁惠王向孟子说:河内出现了灾荒,我就把河内 的百姓迁到河东;河东出现了灾荒,我就把河东 的百姓迁到河内,但是,我国 的民众为什么不见多?别国 的民众为什么不见少?孟子生活 的时代,诸侯国各自为政,统治者如果胡作非为,本国 的民众就会跑到别 的国家去,这样自己国家 的人口就会越来越少,从而对国家 的生存构成威胁。对于梁惠王 的提问,孟子回答道:“王好战,请以战喻。”并且用五十步笑百步 的故事告诉梁惠王自己并没有做得很好,没有设身处地为民众着想,没有了解民众想要什么、不想要什么。孟子认为:“乐民之乐者,民亦乐其乐;忧民之忧者,民亦忧其忧。乐以天下,忧以天下,然而不王者,未之有也。”(《孟子·梁惠王下》)乐民之所乐,忧民之所忧。设身处地解决民众所关心 的切身问题,这是一个政权得以存在和延续 的关键。
 

  此外,孟子还提出与民同乐 的思想。他问梁惠王:“独乐乐,与人乐乐,孰乐?”(《孟子·梁惠王下》)意思是说,一个人听音乐和与别人一起听音乐,哪个更快乐?梁惠王回答说,当然是和别人一起听更快乐。孟子接着说,同样是听音乐,能不能做到与民同乐很重要。如果不关心民众疾苦,不能与民同乐,“百姓闻王钟鼓之声,管钥之音,举疾首蹙頞而相告曰:‘吾王之好鼓乐,夫何使我至于此极也?父子不相见,兄弟妻子离散。’”(同上)那么,君主享受音乐,必然会遭到民众 的反感。民众饥寒交迫,妻离子散,而国王却在享受娱乐活动,这当然会引起民众极大 的反感,因为他没有急民之所急,忧民之所忧。相反,如果能够与民众同呼吸、共命运,国王享受娱乐活动,不仅能得到民众 的认同,而且,民众还因此而感到欣慰。“今王鼓乐于此,百姓闻王钟鼓之声,管钥之音,举欣欣然有喜色而相告曰:‘吾王庶几无疾病与?何以能鼓乐也?’”(同上)所以,同一件事,如果能够与民同乐,则为民所接受;不能与民同乐,则无法得到民众 的认可与接受。

  3. 民贵君轻

  得民者得天下,忧民之所忧、乐民之所乐,这是从技术层面讲 的,“仁政” 的根本是要树立一种观念,即:“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孟子·尽心下》)所谓民,即民众;所谓君,是指某一具体 的国君;所谓社稷,是指国土、国土上 的资源以及依赖这些资源生存 的人口,实际上也就是一个朝代。这三者中,孟子认为民众是最宝贵 的。因为得民者得天下,失民者失天下。但是,在漫长 的中国封建社会,民众 的利益一直受到忽视。所以梁启超曾感慨说,一部中国史就是一部王朝 的家族史。人们往往只强调江山社稷 的根本利益。大家一般只讲“社稷次之,君为轻”。江山社稷 的利益是重要 的,有时为了江山社稷 的根本利益,甚至不得不牺牲君王 的利益。如三国时期 的魏国。曹操在世时是汉代 的丞相,他死后儿子曹丕建立了魏国。曹丕是曹操 的第二个儿子,曹植是第三子,但是从品行、修养、常识等各个方面来说,曹植都比曹丕为优。曹操也曾动念想要将位子传给曹植,但他听从了谋士 的劝谏:根据当时 的社会形势,将王位传给曹丕,不会有任何问题;但是如果将王位传给曹植,国家一定会出问题或混乱。曹操后来很坚决地将王位传给了曹丕,不是因为他不爱曹植,而是为了江山社稷、为了国家,只能牺牲曹植 的利益。
 

  汉代赵歧说明“民贵君轻”,说:“君轻於社稷,社稷轻於民。丘,十六井也。天下丘民皆乐其政,则为天子,殷汤、周文是也。得天子之心,封以为诸侯。得诸侯之心,诸侯能以为大夫。”(《孟子注疏》卷十四)历史上 的贤君明主因为明白这个道理,所以能够取得天下。宋代朱熹对上句话 的说明为:“盖国以民为本,社稷亦为民而立,而君之尊,又系于二者之存亡,故其轻重如此。丘民,田野之民,至微贱也。然得其心,则天下归之。天子至尊贵也,而得其心者,不过为诸侯耳,是民为重也。诸侯无道,将使社稷为人所灭,则当更立贤君,是君轻于社稷也。”(《孟子集注》卷十四)民众 的利益是至为重要 的,是高于一切 的。得乎天子,最多只可为诸侯;而得乎丘民,则可以为天子。

  虽然说孟子提出了民贵君轻 的思想,但他不是站在劳动人民 的立场,不是代表人民 的利益,而是站在统治阶级 的立场上,为了维护统治阶级 的利益,这是孟子 的局限性。但是在那个时代,孟子提出关心民众疾苦,乐民之乐,忧民之忧,已经具有了划时代 的意义。

  二、孟子民本思想 的意义

  孟子 的民本思想是民为邦本,在看到孟子思想局限性 的同时,大家还要发挥它 的当代意义。

  1.爱民

  爱民就要做到心中装着人民群众,而不仅仅只装着乌纱帽。大家党 的用人政策,就是把那些真正为人民谋福利、有能力、有德行 的人选拔到重要 的领导岗位上来。因此,心里装着人民群众和心里装着乌纱帽两者之间是不矛盾 的。民为邦本 的第一层意思就是爱民,如果没有爱民这个思想,那么,一切都无从谈起。
 

  2.为民

  爱民就要为民,就要做到“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认认真真地做人民 的公仆。做官就要为人民服务,如果只知谋私利、贪污受贿,那么归宿只有一个,即监狱。过去 的县令被人称作父母官,其实为官者不是父母官,而是人民 的儿子,只有有了这样 的心态,为官者才会知道自己 的权力是人民给 的,才会时刻关心民众 的疾苦,设身处地为民众多做事。
 

  3.民主

  民主不是为人民当家作主,而是人民当家作主。共产党 的利益和人民大众 的利益任何时候都是不矛盾 的,不能把国家 的利益、政府 的利益、政党 的利益与人民大众 的利益看成是对立 的,但是现在很多领导干部可能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认为自己在维护党 的利益。如一位县委书记被记者采访急了,对记者说:“你到底是代表党 的利益,还是代表人民 的利益?”显然,在他心目中,党 的利益和人民 的利益是对立 的,这是很可怕 的事。近几年,公务员 的报考数量在下降,这是一种好现象,中国在朝好 的方向发展,中国 的民主化进程在不断推进。但是大家不应满足于此,未来应该是每个中国人都有权利发表对于政治 的意见,并且每个人 的意见都会得到重视和敬重。这就是孟子 的民本思想对大家 的重要启示。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