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 来源编辑: 来源时间:2019-06-12 09:53:49编辑人:  发布时间:2019-06-12 09:53:49 浏览次数:

学问传承| 孟子民本思想 的当代意义(上)


罗安宪
[编辑概况]罗安宪,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副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人民大学孔子研究院秘书长,主要研究领域为道家哲学、先秦哲学、魏晋玄学。
 
导语

  儒家学说常被称为孔孟之道,由此可以看出孟子在整个儒家思想发展史和儒家学派中 的地位。虽然孟子和孔子有并驾齐驱之势,但他们 的思想是有差异 的。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罗安宪教授在本文中主要讲述了孟子 的民本思想。


 

  一、爱人与爱民

  大家知道,儒家讲仁爱,墨家讲兼爱,道家讲慈爱,基督教讲博爱,虽然都讲爱,但它们之间是有很大区别 的。就儒家而言,孔子和孟子都讲仁爱,但在爱 的具体方式和具体内容上却是有区别 的。孔子所强调 的仁爱是人与人之间普遍 的、一般意义上 的关爱,是设身处地关心他人、爱护他人,这是仁爱 的基本内容,也是大家每个人都可以做到 的,并且是必须做到 的。从孔子到孟子,大体经历了五代,即从孔子到曾子、到子思、到子思门人、再到孟子,其间大约180年。这期间中国社会发生了很大变化,由春秋时期到了战国时期,儒家思想也随之发生了变化,仁爱 的内容由孔子所提倡 的“爱人”发展成为孟子所提倡 的“爱民”。


 

  古人用字很严格,“人”与“民”是有严格区别 的。“人”是相对于禽兽来说 的,是一个人类学 的概念。“樊迟问仁。子曰:‘爱人。’”(《论语·颜渊》)“爱人”是说,只要是人,不是禽兽,都应该去爱,是一种普遍 的爱。而“民”是相对于君与官来说 的,民也就是民众,是被剥削、被统治阶级。因此,“爱民”是有限制 的,是对统治阶级来说 的,统治阶级应当爱护民众,普通人并不具有“爱民” 的资格。从孔子 的“爱人”到孟子 的“爱民”,这是历史性 的转变,也是历史性 的跨度。在孟子 的时代,只强调普遍 的、一般意义上 的“爱人”已经不够了。因为,战国时期,长期以来连年不断 的战争使得民众流离失所,无家可归,饥寒交迫,社会最主要 的问题不是人与人之间普遍 的爱,而应当是为君者、为官者如何来“爱民” 的问题。孟子说:“夫国君好仁,天下无敌。”(《孟子·离娄上》)意思是说,只要统治者关心、爱护民众,保护民众 的利益,国家就不可能被打败。


 

  总起来说,孔子讲 的是“仁学”,孟子讲 的是“仁政”;孔子讲 的是“爱人”,孟子讲 的是“爱民”。由“仁学”到“仁政”、由“爱人”到“爱民” 的转变,就是孔孟思想 的历史演变。“仁政”“爱民”是孟子思想学说 的主体,是孟子思想最基本 的内容,是孟子对孔子思想 的重要发展。孟子之所以在中国思想史上有特殊 的意义,儒家学说之所以被称为孔孟之道,原因就在这里。而性善论、义利论等只是孟子“仁政”思想 的补充。

  另外,据笔者统计,《论语》中提到“人” 的次数一共有219次,“民”则只出现了49次;而《孟子》一书中,“人”出现611次,“民”出现了209次。虽然孟子也讲人,但”民“ 的出现次数明显比孔子提到 的多很多。大家一提到孟子,首先想到 的就是“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乐民之乐者,民亦乐其乐;忧民之忧者,民亦忧其忧”“得天下有道:得其民,斯得天下矣”等句子,这其实与孟子 的主体思想倾向是分不开 的。


 

  虽然《论语》一书中也讲到人,但孔子讲”人“基本上是没有任何限定 的。但在《孟子》中,虽然”人“出现 的次数多于”民“,但孟子讲”人“与孔子不同,孟子常常讲:圣人、仁人、贤人、大人、小人、寡人、庶人、野人、国人、乡人、富人;宋人、殷人、周人、楚人、齐人、邹人、越人、晋人、秦人、鲁人、邠人、狄人;矢人、函人、虞人、廪人、庖人、匠人、玉人。也就是说,孟子在讲人时,一般并不是指一般意义上 的人,而是有具体 的意义,这与孔子是明显不同 的。

  二、民本与民为邦本

  从政治学角度来讲,“民本” 的含义是“以民为本”,是说国家、社会 的一切所作所为,都是为了民众 的福祉,都是为民众谋福利。两千多年前 的孟子有这样 的思想吗?孟子 的思想如果被定义为“民本”,是“以民为本”,还是“民为邦本”?答案一定是:孟子所讲 的是“民为邦本”,而非“以民为本”。


 

  对比一下,一百多年前,美国总统林肯在1863葛底斯堡演说中说了一句很有名 的话:“That government of the people, by the people, for the people.”意思是:政府是人民 的政府,是由人民当家作主 的政府,是为人民 的政府。这才是严格意义上 的“人本”或“民本”。

  中国古代普遍接受“君权神授” 的观念。认为君主 的权力是上天授予 的,所以,君主是凌驾于法律之上 的,他 的所作所为并不受法律 的制约,相反,他所说 的话就是法律,并且是最高 的法律。孟子讲“民为邦本”,不是说国家、社会 的一切所作所为都是为了民众 的福祉,因为这是不切实际 的。孟子只是告诫统治者,必须切实关注民众 的切身利益,因为有民才有国,得民者得天下,失民者失天下。

  “民为邦本”,出自《古文尚书·五子之歌》,“民惟邦本,本固邦宁”,邦即国 的意思。《礼记·缁衣》记曰:“子曰:‘民以君为心,君以民为本。君以民存,亦以民亡。’”这里提到了君以民为本,讲 的也是君与民二者之间 的关系。《荀子·哀公》曰:“君者,舟也;庶人者,水也。水则载舟,水则覆舟。”认为君与民 的关系就像水与舟 的关系,船翻了,不能怨水不好,值得反思 的恰恰是驾舟 的人。

  黄宗羲《明夷待访录·原君》说:“古者以天下为主,君为客。凡君之所毕世而经营者,为天下也。今世以君为主,天下为客。凡天下之无地而得安宁者,为君也。是以其未得之也,屠毒天下之肝脑,离散天下之子女,以博我一人之产业,曾不惨然。曰:我固为子孙创业也。其既得之也,敲剥天下之骨髓,离散天下之子女,以奉我一人之淫乐,视为当然。曰:此我产业之花息也。然则为天下之大害者,君而已矣。向使无君,人各得自私也,人各得自利也。”黄宗羲大胆说出了几千年来别人不敢说 的话,他认为天下一切不安定 的根源就是君本身。君王为了自己 的产业而使天下人妻离子散,他们 的丰功伟绩是用血肉堆成 的。这段话四五百年后读来仍令人荡气回肠,他站在了那个时代 的高点。因此,当清人入关时,很多人认为这是天崩地裂 的事件,觉得无法继续生存下去,因此很多人以死明志,但黄宗羲则不这样认为,在他看来:“盖天下之治乱,不在一姓之兴亡,而在万民之忧乐。”(《明夷待访录·明臣》)

 

  孟子讲“仁政”、讲“爱民”,是与国家利益、国家命运联系在一起 的,是呼吁统治者即使从关心自己统治地位 的角度,也应当关心、关注民众 的利益,也应当关注民众 的疾苦。民众 的利益是国家 的根本,有民才有国,如果不重视民众 的利益,国将不国。所以,孟子所讲 的“民本”并不是一般意义 的民本,而是“民为邦本”。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