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 来源编辑: 来源时间:2019-06-12 09:53:49编辑人:  发布时间:2019-06-12 09:53:49 浏览次数:

学问传承| 孔子思想 的误读——司法腐败说

  廖名春

  导语

  孔子是我国古代著名 的思想家、教育家、政治家,但是由于语言、时代等多方面原因,大家对于孔子 的思想还存在诸多误读。 清华大学历史系暨思想学问所博士生导师廖名春教授详细剖析大家对孔子思想 的一些误读,给人耳目一新之感。本文节选自《孔子其人其书——以<论语>误读为中心》,且看廖教授提出哪些新解。

  孔子思想 的误读(二)

  司法腐败说——“父为子隐,子为父隐”

 

  《论语·子路》篇记载:

  叶公语孔子曰:“吾党有直躬者,其父攘羊,而子证之。”

  孔子曰:“吾党之直者异于是。父为子隐,子为父隐,直在其中矣。”

  “党”,乡党、家乡。“直躬”,直信。“攘”指偷。“证”就是告官。
 

  争议

  孔子 的这句话在近代以来引起很大 的争议,很多人特别是研究西方哲学 的一些学者就认为“父为子隐,子为父隐”是“典型 的徇情枉法”“无可置疑 的腐败行为”。研究中国哲学 的郭齐勇教授引证了现代司法制度中亲人回避这一点为孔子辩护,认为“父子互隐”是合理 的。

  这两种意见视同水火,一个批评孔子,一个为孔子辩护,但是他们训诂学 的基础是一致 的,都把“父为子隐,子为父隐” 的“隐”字讲成是“隐瞒”“隐匿”。但是这种说明也是有问题 的,《左传·昭公十四年》记载:“仲尼曰:‘叔向,古之遗直也。治国制刑,不隐于亲。三数叔鱼之恶,不为末减。曰义也夫,可谓直矣!’”孔子表扬叔向“不隐于亲”,办案时,自家 的叔鱼犯了法,他“不为末减”,一点儿不轻判,一点儿不徇私情。

  因此,孔子既然以“不隐于亲”为“直”,又岂能以“父为子隐,子为父隐”为“直”? 两者必有一误!
 

  论证

  《论语》里面并没有孔子“匿过” 的说法,没有孔子包庇错误 的说法,相反,孔子讲改过 的话,在《论语》里面比比皆是,比如说《学而篇》说“过则勿惮改”,犯了错误不要害怕改正;《卫灵公篇》孔子说 的“过而不改,是谓过矣”,犯了错误不改,是过上加过;《述而篇》说:“不善不能改,是吾忧也。”“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孔子担心 的是犯了错误不能够改正。都强调了要改,要改过。《学而篇》孔子还讲“就有道而正焉”,所谓 的“正”也是要改正错误。

  孔子 的学生也有这样 的言论,比如子夏就说:“小人之过也必文。”只有小人犯了错误,才去文饰,才去文过饰非,所谓“文”就是隐瞒。子贡说:“君子之过也,如日月之食焉:过也,人皆见之;更也,人皆仰之。”这里 的“君子”其实就是讲 的孔子。君子犯了错误就好像日食月食一样,犯错误 的时候,大家都看得清清楚楚,你改了错误,大家会更加尊重你。因此,从孔子到孔子 的学生,都是主张改过,没有一个主张要隐瞒错误、包庇错误 的。

  《孝经》里也说,“父有争子,则身不陷于不义。故当不义,则子不可以不争于父。”就是说父亲做了不义 的事情,做了错误 的事情,做儿子 的人要敢于抗争,不是包庇。《荀子·子道》里面也有记载,说孔子讲“父有争子,不行无礼”,家里有一个敢于提意见 的儿子 的话,那么父亲要想做无礼 的事情都做不成。

  《论语·为政》篇里记载,孟懿子向孔子问孝,孔子讲“无违”,樊迟就问“无违”是什么意思,按照一般 的理解,“无违”就是父亲说什么就是什么,但孔子不是这么讲 的,孔子说“生,事之以礼;死,葬之以礼,祭之以礼。”“无违”要在“礼” 的范围内,合乎礼 的就听从,不合乎礼 的就不听从。

  用《颜渊》篇 的“子曰”来说,就是“父父、子子”,父亲要像个父亲 的样子,儿子要像个儿子 的样子。换言之,如果父亲不像个父亲 的样子,儿子是不能够“无违” 的,这就叫作“君子成人之美,不成人之恶”。家人做了坏事,你去包庇他,这就是“成人之恶”了。

  《荀子·子道》也记载有鲁哀公与孔子关于孝、贞 的讨论,鲁哀公问孔子:“子从父命,孝乎?臣从君命,贞乎?”三问,孔子不对。孔子就说:“父有争子,不行无礼;士有争友,不为不义。故子从父,奚子孝?臣从君,奚臣贞?”就是儿子一切都唯父命是从,孝又从何谈起?如果臣子一切听君主 的,那么贞又从何谈起?因此要“审其所以从之之谓孝、之谓贞也”。也就是说,不能盲从,要讲“礼”。

  所以荀子说:“入孝出弟,人之小行也;上顺下笃,人之中行也;从道不从君,从义不从父,人之大行也。”“大行”是最高 的原则。最高 的原则,道要高于君主,义要高于父母。换言之,就是父母不义 的时候、君主不道 的时候,大家是不能够盲从 的。

 

  解题关键:

  “隐”是“櫽” 的假借字

  大家为什么把“父为子隐,子为父隐”理解成父子之间互相包庇呢?大家在逻辑上有一个误区,认为在父亲有错时,只能告发或包庇,没有第三种选择。“父为子隐,子为父隐” 的“隐”不是隐瞒 的意思,而是纠正,父亲替儿子纠正错误,儿子替父亲纠正错误。王弘治在《〈论语〉“亲亲相隐”章重读》一文中专门讨论了这个问题,他认为这个“隐”是“櫽(yǐn)” 的假借字,是“矫正纠正” 的意思。笔者认为王弘治这篇文章 的观点是正确 的,后来笔者又写了一篇文章进行补充。

  《荀子》一书提供力证

  “櫽栝”一词在《荀子》里用得非常多,《荀子·性恶》中记载:

  故枸木必将待櫽栝、烝矫然后直,钝金必将待砻厉然后利,今人之性恶,必将待师法然后正,得礼义然后治。

  故櫽栝之生,为枸木也;绳墨之起,为不直也;立君上、明礼义,为性恶也。用此观之,然则人之性恶明矣,其善者伪也。”

  “直木不待櫽栝而直者,其性直也;枸木必将待櫽栝、烝矫然后直者,以其性不直也。

  《荀子·大略》记载:

  乘舆之轮,大山之木也。示诸櫽栝,三月、五月,为帱菜,敝而不反其常。君子之櫽栝,不可不谨也。慎之!

  杨倞注:“櫽栝,正曲木之木也。烝,谓烝之使柔。矫,谓矫之使直也。”箭杆一定要很直,射出去才有速度,如果箭杆是弯 的话,射出去速度就慢了,所以为了把箭杆拉直了,专门有一个叫作“櫽栝” 的工具,“櫽栝”一般是木头做 的,所以它从木字旁。《荀子·大略》里“櫽栝” 的“櫽”是从木,“栝”也是从木。

  由此,大家知道“櫽栝”是矫正竹木弯曲 的器具,是木头所制,所以两字都从木。但是在别 的文献里面,还有别 的写法。

  《荀子·非相》篇记载:

  善者于是间也,亦必远举而不缪,近世而不佣,与时迁徙,与世偃仰,缓急赢绌,府然若渠堰櫽括之于已也。

  这里 的“櫽括”没有从木,而是从手旁,其实是一个字。《淮南子?务修》里“木直中绳,揉以为轮,其曲中规,檃括之力” 的“括”字也是从手旁,不从木旁。葛洪《抱朴子·酒诫》“是以智者严櫽括于性理,不肆神以逐物” 的“括”字也是从手旁。刘勰《文心雕龙·熔裁》“蹊要所司,职在镕裁,櫽括情理,矫揉文采也”亦是如此。

  “自直之箭、自圜之木,百世无有一;然而世皆乘车射禽者,何也﹖隐括之道用也。虽有不恃隐括,而有自直之箭、自圜之木,良工弗贵也,何者﹖乘者非一人,射者非一发也。”(《韩非子·显学》) “夫弃隐括之法,去度量之数,使奚仲为车,不能成一轮。”(《韩非子·难势》)“磏仁虽下,然圣人不废者,匡民隐括,有在是中者也。”(《韩诗外传》卷第一)这些文献里 的“隐括”就是“櫽栝”,只是“隐括”两个字 的木字旁都被省略了。所谓“匡民隐括”就是以“櫽栝”匡正百姓,“櫽栝”之义也相当于“规矩”。

  《尚书·盘庚下》:“邦伯师长,百执事之人,尚皆隐哉。”郑玄注:“言当庶几相隐括共为善政。”盘庚这是希翼“邦伯师长,百执事之人”,都要能用“櫽栝”来规正自己,都要能遵守规范。

《管子·禁藏》:“是故君子上观絶理者以自恐也,下观不及者以自隐也。”尹知章注:“隐,度也,度己有不及之事当效之也。”姜涛注:“自隐:自我纠正。隐,借为&lsquo;概&rsquo;,校正用 的木板,引申为纠正。”以“隐”为“概”,但训“隐”为“纠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