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亚博官网APP>产业动态

来源: 来源编辑: 来源时间:2019-06-12 09:53:22编辑人:  发布时间:2019-06-12 09:53:22 浏览次数:

为“一带一路”学问交流出谋划策

  为了深入了解海外学者对“一带一路”倡议 的看法和态度,更好地推动“一带一路”建设,中国驻德国使馆学问处就此对德国发展研究所 的高级研究员斯文·格林博士、德国杜伊斯堡-埃森大学墨卡托管理学院 的马库斯·陶伯教授、德国全球和区域研究中心亚洲研究所副所长玛格特·舒勒研究员3位中国问题专家和学者进行了访谈。希翼通过这种调研、访谈 的形式,从海外专家学者 的视角发现学问在“一带一路”建设中 的作用,探讨如何有效地推动沿线国家 的学问交流,破解在学问交流中所面临 的难题。

  “民心相通”最难,但最重要

  “一带一路”倡议 的合作重点可以概括为“五通”,即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斯文·格林认为,设施联通是“五通”中最容易做到 的,其次是贸易和投资 的发展,而最难做到 的是民心相通。民心相通是“一带一路”倡议中最让人感兴趣 的部分,但要真正做到民心相通会面临着诸多限制与挑战。不克服和消除这些问题,民心相通就难以实现,“一带一路”倡议也只能停留在经济层面而难以深化。

  马库斯·陶伯认为,只有沿线国家消除对中国 的怀疑,真心相信中国不是凭借大国实力谋求自身利益而是谋求共同发展,他们才能真正参与到“一带一路”建设中来。

  玛格特·舒勒认为,任何对中国 的怀疑和不信任都不利于“一带一路”倡议 的实现。“一带一路”沿线各国 的政治制度、价值观和意识形态各异,这是中国在推进“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交流中面临 的最大挑战。如果沿线国家民众对“一带一路” 的认知和评价不同于中国 的想法和初衷,那么这些国家就不可能积极地参与到其建设中来。由此可见,通过学问交流和政治对话来弥合各国 的观念与分歧应该是“一带一路”建设 的当务之急。

  斯文·格林谈到,在德国,一些研究对外政策、经济和发展问题 的智库十分关注中国 的“一带一路”倡议及其潜在影响。虽然各大智库对其观点不尽相同,但大多围绕着“一带一路”倡议对欧洲国家投资者 的机遇、影响和风险进行评估与研究。除了德国 的智库,一些欧洲层面 的智库特别是欧盟 的智库也十分关注中国 的“一带一路”倡议,他们 的研究成果在德国和欧洲其他国家也有很大影响力。

  尽管报纸、电视等媒体都有很多关于“一带一路” 的资讯报道,但是一般 的德国民众对其了解还是很有限 的。玛格特·舒勒表示,在德国,主要是一些智库和大学 的学者、研究者、学生密切关注和研究“一带一路”倡议。例如,德国 的政治学、区域问题研究、经济学、地理学等领域 的学者对“一带一路”倡议较为关注,并做出了一些相关研究。德国 的一些知名智库,如德国国际政治和安全事务研究所(SWP)、德国全球与区域研究中心(GIGA) 、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Meries) 等就对其密切关注并开展深入研究。此外,在一些开设关于中国或亚洲问题课程 的大学中,“一带一路”倡议问题成为这些大学课堂上经常讨论和讲解 的问题。

  学问交流是“催化剂”

  “不管是从历史还是现实来看,学问在‘一带一路’建设中 的作用十分重要,不同国家人员 的往来无疑会促进思想与观念 的交流。”马库斯·陶伯说,“一带一路”沿线国家 的历史学问、政治制度、价值观念不同,学问交流无疑将促进沿线国家 的相互了解和认知,可以说学问交流是“一带一路”倡议得以实现 的“催化剂”。它有利于促进不同国家间 的相互信任,没有信任 的话,任何政治和经济上 的宏观倡议都无法实现。

  学问交流将有效化解误解、消除偏见,是打开对方市场 的“敲门砖”。玛格特·舒勒认为,学问交流在国际关系发展中发挥重要作用已成各国共识,国际范围内 的教育和科研合作也日益频繁和密切。

  学问交流是“一带一路”倡议 的重要组成部分,但也面临诸多限制与挑战。如何发挥学问在“一带一路”建设中 的作用,斯文·格林对此提出了一个具体建议:从回顾与再现古代丝绸之路入手,如举办一些关于古代丝绸之路 的历史和考古展览,不仅有利于唤起沿线国家 的人民对古代丝绸之路辉煌成就 的回忆,还能激发人们对当下“一带一路”建设 的热情。但是,他强调,中国在举办相关历史学问展览活动时,一定要与沿线国家合作举办,切实汇聚各方 的不同观点和视角。从德国 的经验来看,对历史 的解读应该从不同层面、视角进行。因此,在“一带一路”学问交流和历史解读中与沿线国家就一些基本原则达成共识是至关重要 的。

  推动中国与沿线国家学问交流

  教育与科研合作是促进“一带一路”建设 的重要工具和手段。玛格特·舒勒认为,年轻人好奇心强,对中国偏见少,在对外学问和教育交流中,中国应该将沿线国家 的青年人作为重要 的目标群体,为青少年间 的交流活动、学生实习项目和青年学者互访提供更加便利 的条件。就如何推动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 的学问交流与合作,她有以下思考:

  第一,“一带一路”覆盖亚洲、非洲、欧洲60 多个国家,沿线各国不仅经济发展水平和政治制度不同,语言学问、意识形态、历史渊源、审美趣味也存在很大差异。因此,应准确定位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学问交流 的交叉地带,以共性学问作为学问交流 的出发点和着力点。

  第二,在推进“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学问交流中,应坚持双方学问机构合作办活动 的原则。沿线国家学问发展水平虽然存在差别,但博物馆、美术馆、剧院等学问机构是现代国家学问传播 的重要渠道和平台,这些学问机构不仅熟悉本地区民众 的学问品位、兴趣点和接受方式,而且也拥有丰富 的学问活动组织运作经验、广泛 的宣传渠道和人脉资源,是中国学问和艺术通过主流渠道进入这些国家 的有效方式和重要平台。同时,中国与沿线国家 的学问机构共同着手选题、策划、宣传还能够有效消解双方 的误解和分歧,真正达到学问交流 的目 的。

  第三,推进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 的学问交流,应坚持既要走出去、也要引进来 的双向原则。中华文明源远流长,在对外学问工作中要坚持和增强学问自信,只有开放包容 的学问交流,才能有效化解沿线国家 的顾虑。

  第四,探索建立“一带一路”沿线国家 的跨文明对话机制,增进双方 的深层次了解。在对外学问交流中,可就双方分歧较大 的问题建立对话机制,不回避分歧和矛盾,敢于就一些深层次问题甚至一些敏感问题进行对话与交流,加深彼此 的了解。

  第五,加强对学问中介机构和民营艺术团体 的支撑力度,官民合作,共同推进“一带一路”沿线国家 的学问交流。民营团体与国家级、省市级艺术团体相比,具有规模小、创新性强、鲜有宣传痕迹等特点,邀请优秀民间艺术团体参加对外学问交流活动,既可体现我国多元学问发展理念,也可消除一些沿线国家 的误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