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亚博官网APP>产业动态

来源: 来源编辑: 来源时间:2019-06-12 09:53:21编辑人:  发布时间:2019-06-12 09:53:21 浏览次数:

融媒体时代优质学问节目还应传之有道

  今年以来,《中国诗词大会》《朗读者》《见字如面》等一批电视学问节目观者如云,好评如潮。这背后既是观众对学问滋养和价值共鸣 的精神渴望,也是电视媒体对中华优秀传统学问 的深入挖掘,更是中央对传承和弘扬中华优秀传统学问 的大力推动。电视学问节目作为传播弘扬优秀传统学问 的重要载体,大有蔚然成风之势。但令人遗憾 的是,有一部分思想性、艺术性俱佳 的学问节目却未产生与其品质相匹配 的社会影响。比如,以优美民歌展现民族自信和学问自信 的《耳畔中国》和聚焦时代发展、民俗流变中人们对优秀传统学问 的固执与坚守 的《致大家正在消逝 的学问印记》,这两档优质节目 的传播力和影响力并不尽如人意。百度搜索显示,《耳畔中国》播出期间 的百度搜索指数仅为701,而《致大家正在消逝 的学问印记》在网上仅有少数几条节目播出信息。以人民为中心是节目创作导向,更是节目传播方向。观众在哪里,优质学问节目就要到哪里浸润人心、成风化人。融媒体时代,观众上了网,优质学问节目也应到网络 的广阔空间中去巧手布施、润物无声。

  观众到哪里,节目就到哪里

  互联网技术日新月异,传播格局和传播路径不断发生改变。但不管节目 的传播路径怎么变,节目上网 的关键就是让观众想看节目时触手可及。在热门节目众多、竞争激烈 的背景下,优质学问节目 的宣发要把握好时、度、效,运用荧屏和互联网协调配合 的“大招”,排好“档期”,形成风潮,从而提高影响力。互联网有着显著 的圈层化特征,观众根据年龄、爱好结成众多圈子。有明确目标观众群体 的节目,就要把自己推送到潜在观众 的面前,紧紧抓住观众。

  就当下而言,移动化、社交化是互联网较为突出 的传播特点。为此,除了将节目资源上传至视频网站以备观众观看,以及通过微博、微信等流量入口做好推送之外,也要在节目形态上动脑筋。篇幅长达数十分钟 的节目,无法“占领”观众 的碎片化休闲时间,不便于在社交媒体转载转发,也就难以借力“人际传播”,形成节目穿梭于各个应用、各个观众群,影响力随之水涨船高 的局面。《见字如面》可谓是一个巧妙 的碎片化传播案例,宣发方利用短视频小而轻 的特点,在正式开播前将每期节目切分为几分钟 的“单曲版”,陆续在视频网站推送,很快便在微博、微信、豆瓣等社交平台获得好评,网上评论和报道纷至沓来。优质内容借力社交网络裂变效应实现N次传播,产生巨大 的长尾效应。当一个月后,节目正式在黑龙江卫视播出时,已形成了“千呼万唤始出来” 的效果。

  把观众变成节目 的推销员

  互联网海量 的视听内容使观众 的注意力成了稀缺资源。很多观众不再自主选择节目,而是根据网络推荐按图索骥。所以,节目要主动走到观众中去,了解观众所需,主动推荐自己,进而让观众变成自己 的“推销员”。

  互联网传播双向互动 的特点,为了解观众提供了有效渠道。节目在互联网上 的播放量、话题量、搜索指数,以及评分、弹幕、点赞、吐槽等,能够直观反映观众 的收视行为,体现观众 的关注点、兴趣点和共鸣点。大家可以运用大数据、云计算等分析手段,对这些信息深入分析、善加利用,作为节目制作与推广 的重要参考。现在,不少广播电视机构自主研发 的大数据平台已经开始了相关尝试。

  至于如何推荐自己,大家可以主动设置议题,挖掘节目 的特点亮点,来匹配观众 的兴趣点和共鸣点。比如,《中国诗词大会》中腹有诗书气自华 的武亦姝、《朗读者》中96岁高龄 的老翻译家许渊冲,他们所承载 的话题效应大大提升了观众对节目 的关注度与参与度。又如,《见字如面》中,拆信嘉宾许子东、杨雨经常就信件 的解读表达截然不同 的观点,产生激烈 的辩论,这既是节目 的看点,也为观众参与、开展讨论提供了契机。

  多渠道传播连接大屏小屏

  尽管各类视听产品数量种类极大丰富,令受众应接不暇。但在众多作品当中,思想精深、艺术精湛、制作精良之作仍然最能吸引、打动观众。因此,优质学问节目依然有着坚实 的受众基础和强劲 的市场需求。从《中国诗词大会》到《诗书中华》,从《走进大戏台》到《耳畔中国》,从《朗读者》到《中国腔调》……学问节目通过丰富多彩 的艺术表现形式,彰显中华学问 的活力和魅力,传递中华学问 的精神内涵和审美风范,坚定中华民族 的学问自觉和学问自信。它们到达人心柔软处,戳中观众 的泪点与痛点,引发思想上、精神上、情感上 的共鸣。有数据显示,电视综艺仍是视频网站和社交平台上热度最高、流量最大 的内容之一,其中富含学问滋养和价值共鸣 的“传统”节目尤其突出。《中国诗词大会》播出时好评如潮,播出后热议持续,充分说明了这个问题。

  互联网技术驱动着节目内容生产优化、节目形态创新和受众互动变化,更开辟了新 的传播途径,为创新节目传播方式提供无限可能,助力节目 的影响力、传播力呈几何级数扩大。“电视已死”是典型 的伪命题。没有互联网,人们收看电视节目只有电视机一个渠道;而今,虽有一些观众从电视机前走开了,却有更多 的观众在更多 的地方、通过更多 的渠道和更多 的方式收看电视节目。可以说,融合传播时代,电视观众不但没有流失,反而增多了;节目影响力不但没有下降,反而扩大了。观察今年一些现象级节目,无不借力互联网技术,提炼高质量话题,制造资讯事件,通过策划打通大屏小屏,连接线上线下,取得刷屏式关注。比如,《朗读者》 的宣发团队深谙“对融媒体产品而言,影响力不单体现在收视率和口碑上,更要形成社会性 的事件和现象” 的道理,特别策划清华大学13位成员年龄加起来超过1200岁 的“朗读天团”朗读《告全国同胞书》 的短视频,在网络空间引发一众青少年网民 的集体致敬。他们还推出了朗读亭 的线下活动,即在城市街道设置移动朗读亭,让普通人感受朗读名篇片段 的体验,使《朗读者》从一段六十分钟 的客厅学问节目变为了一场全民参与 的学问活动,继而吸引众多粉丝“回流”至电视机前收看电视节目。

  可见,在融媒体时代,多种传播途径、多样传播生态为电视节目 的推广提供了更好 的条件。优质学问节目不必“待字闺中”,而应积极地走到观众中去,乘着时代发展 的东风,创造创新,不断提高自身 的吸引力、传播力和影响力,御风而行,风行万里。

  (编辑:黄薇莘、鲍楠,单位:国家资讯出版广电总局监管中心)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